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020,消暑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野歌  D7100




   壹


  受疫情影响,今夏不敢涉足京城。
  所以,婆姨问我怎么去内蒙和山西消暑,觉得,还是火车卧铺直接去稳妥。
  杭州到包头Z282,在上海算是中途站。这趟车在我们近年习惯先到晋北阳高不停,停在大同。
  头天晚上7点半的车,第二天午后5点到,二十一个半小时。
  预先约了阳高的司机接站。这两年合作的小钱去年完成我们的游程后,就把车卖了。我还一直有点心存自疚,觉得最后在哈达门高原牧场山野任性奔驰,不走公路走原始山脊,临近呼和浩特下山的那条沟又陡又窄,满沟碎石片。那天开在碎石片上,把他的车轱辘祸害不浅。
  小钱委托他大爷的儿子,他哥来接。我们就管他哥还叫小钱。实际,他跟我婆姨同年。
  他哥脸色黢黑,以为是常年在农田操磨,没想到,性格上比小钱要活跃,出租车开了二三十年,晋北和内蒙道路地方也要熟悉多了。


  我跟他哥没有陌生感,直接说明一二天里的游程打算,先去丰镇,第二天就近去游览隆盛庄古镇,然后采购点进山食宿的食用,奔浑源窑乡和曾经的插队村石嘴子。
  他哥想省点钱不走高速,走县道,没想到即将进入内蒙、临近丰镇发电厂的道路因为修路封闭,进进出出绕了点弯路,经修路工指点才找到进丰镇的便道。




  不过,这一路过来,看看从晋北平原到内蒙高原的地形变化,一路向上,看过去山谷深沟的车马大道,垫高成了平展的宽敞马路,看这些年荒芜变绿化,一路草木葱茏,心里的感慨还是暗涌翻滚,有点换了人间的直观感觉。







   在丰镇落实宾馆后,天还大亮着,就近找了一家面店,一人叫一碗荞面,外加一点面店提供的酸咸菜。
  晋蒙交界这一带的饭店,都有这样的服务,一般都是自己店腌制的酸咸菜,可以免费提供,不限量。




  在宾馆楼上窗口,用单反拍两张夜景,原先晋味浓郁满城土色的丰镇,现在也灯火璀璨,相片底版上可以显示这座塞外西口第一城的夜间景色了。





  第二天清早,看到昨夜灯火构建的建筑轮廓清晰地显现在眼前,原来,那是一个街心广场。
  那个灰瓦泥墙木头格子窗户的古老丰镇,再也找不到了。






  眼光翻越建筑脊顶,看到远处有一小片废墟,里面仅存一间泥房的框架,那是老的,残存的泥土房顶上绿草茵茵,房子里还留着炕围子的油漆痕迹。


  刚刚苏醒的边寨城街上,卖西瓜小生意的农妇开着三轮皮卡匆匆赶路,早先的骡马大车或者毛驴小车,也难觅踪影了。








.











分享 转发
TOP
2#


  贰


  其实,大同得胜堡距离丰镇最近,只有五公里。以明长城为界,越过长城就是塞外了。
  说起得胜堡,还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当年中国足球队出征汉城,
  曾在得胜堡搞过一场相当热闹的活动,得胜是最美好的愿望。










  我们这次选择先到丰镇,是想到丰镇东北方向、相距70公里左右的隆盛庄古镇。

  这些年往返晋蒙边界,对山西阳高相对熟悉,反而丰镇范围的各个地方没那么完全了解。下乡时跟朋友闲逛,有没有到过隆盛庄记不得。不过,到过一个蛮大的古村落,村里建筑古色古香,仿佛还有城堡门洞,到底是什么村忘了,很想再去看看。查阅丰镇旅游十大景点,其中有隆盛庄古镇,兴趣昂然。







  查了一下资料,了解到,隆盛庄是丰镇辖区内除了丰镇本埠第二大的古镇。早在新石器时期就有了人类集聚生活的痕迹,孕育了远古文明。明初,晋北农民出关来蒙古荒地开垦,到了清乾隆年,朝廷为了屯垦戍边,招募晋农到口外耕种,及至嘉庆年间,隆盛庄来自各地的工商农户大量集聚,各自谋业,形成了城镇规模。人们寓意兴隆昌盛,所以取名“隆盛庄”。

  丰镇去隆盛庄的道路和去我们下乡的浑源窑乡,开始时是同方向同路,出了县城往隆盛庄路,岔路分开。




(清代丰镇地图)


  昨晚,进丰镇的时候,婆姨看到腾飞广场那个宽敞的梯级,想上去看看。她说,在上世纪80年代曾听我嘱咐,到丰镇乡村探探葫蔴油的行情,看看能不能倒去乌海,赚点差价。那个时候,她就想好好看看丰镇全景。小钱他哥说,腾飞广场上就能看到丰镇360°的景观。

  出发去隆盛庄,他哥特地把车开上去在腾飞广场停下,让我们好好看看,拍点照片。

  确实,站在腾飞广场,360°看丰镇市区,也是楼厦林立,再也不是那个晋味浓郁的土城,也找不到旧时丰镇城的痕迹。整个环境,看出去场景开阔,城市建筑的天际线延申到很远很远,旧貌换新颜。











  出丰镇城,首先看到上山路边飞来峰上的金龙大王庙。

  这是国内遗存不多的辽代天庆5年的(1119年)砖木结构道观庙,远看外形是大龙仰首欲腾的龙头相态,近观,可以看到建筑依山傍水居高耸立,巍巍壮观。这是丰镇旅游景点前十的吉祥之地。








  上了山,乡级道路纯粹是山顶茆塬一马平川。  经过一个村落,看村前路口的村牌有元山子村名,婆姨对我们在丰镇插队历史比较熟悉,就说这是某位呆了十年的地方,她还当了好几年生产队长,入了党的先进典型。说起为什么下乡,她说:是为了給父母赎罪。
  上山下乡的说辞想法有很多,是为自己的父母赎罪,这种初心应该极少
  我们曾经经历过一个论出身的漫长而几乎令人绝望的岁月。
  







  去隆盛庄的路两边,树木葱茏,有的树种了有年头,在路中央合成绿色拱门一般。树木的后面是大片的庄稼地,还有改良土壤的草木,其中一种柠条就是塞外常见的固沙耐旱植物。砂质土壤由柠条发达的根系抓固以后,可以在雨水潮湿的天气汲取和储存部分水,在一定范围造就微循环小气候,形成片区以后的效果十分显著。








  看到山上环境植被丰厚,为自然的变换感到欣喜。同时,也很感慨。


  想起一句话,意思是历史不能隔断,今天是从昨天过来的。所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历史点点滴滴的积累,或许也包括了当地人民世代的努力和辛劳,包括我们曾经的汗水和付出,哪怕微不足道。








  过去荒芜的山峁,现在种了大片的玉米和葵花,无边无沿,间或看到一小片荞麦和土豆,都开花了,荞麦粉白的星星小花和土豆大朵的紫色粉色的花朵摇曳在微澜起伏的山风里。










  接近隆盛庄的道路上逐渐热闹起来,数目显得整齐有序,崭新的水泥桥衬托一对山地车骑行者。


  去年在山西阳高右宰镇饭店,遇到一队老年骑行队,岁数都在六七十。他们告诉我,正准备出发去杭州,还把做好的路书给我看看。我真佩服这些毅力超强的骑行人,两个轱辘,任他蹬转,天涯海角随他驰骋。


  现在蒙古高原上的农民也骑着车,他们是要去哪里?


  隆盛庄外围的村落建筑也显得整齐宽大,有了地方特色新农村欣欣向荣的气象。






























  

DSC_8215_副本.jpg (, 下载次数:0)

(2020/8/26 0:14:00 上传)

DSC_8215_副本.jpg

DSC_8196_副本.jpg (, 下载次数:0)

(2020/8/26 0:14:00 上传)

DSC_8196_副本.jpg

DSC_8207_副本.jpg (, 下载次数:0)

(2020/8/26 0:14:00 上传)

DSC_8207_副本.jpg

TOP
3#

    
    

  明长城从晋北逶迤而来,拢在隆盛庄镇口的烽火台,无言地为络绎不绝的后来人们描述这块自然土地,曾经怎样被阴山南北割据和几千年来强弱变幻以及拉锯发生的政治区域管辖的反复往返。
  历史,使得隆盛庄所处的地理土地忽而归属山西大同,忽而划归绥远察哈尔,就像城墙门洞赶进赶出的狼或者羊群。
  现在,隆盛庄归内蒙古乌兰察布丰镇市(县级市)。历史上,隆盛庄也有几次机会升级丰镇县政府所在地和成为市级行政区域的政府所在地。这一点说明,隆盛庄的360行以及人口聚集、街市热闹,经济繁荣在乌兰察布地区举足轻重的政治经济地位。




  镇外遗存的烽火台对面(隆盛庄路),镇的入口门楼或者牌楼还在建设收尾工程中。





  沿着镇中道路进去,隆盛庄新旧杂陈的街道在眼前徐徐展开。

  这样的街道面貌,放到半个世纪前,就是进入山西大同、阳高或者跨越长城进入西内蒙第一重镇丰镇城里,都是大同小异的。

  我们在街上慢慢行走和浏览的时候,有一对年轻男女热情主动指点我们观赏一些老旧的历史建筑,按照他们的指点,我们深入镇巷,看到了镶接在民宅院墙边的一座清真寺。








  寺院大门紧闭,只能推开门缝把相机镜头伸进去拍照。

  清真寺建筑于清乾隆末年,保留了肃穆与质朴,建筑形式为典型的伊斯兰教建筑风格。也有人评价认为,寺院是中原传统宫殿建筑格调夹杂哥特式建筑元素。历经各个时期尤其是改开后地方政府的保护修葺,保存的非常完善。整院是一个里外三进院落,大门、二门、围墙、照壁、南北配房齐全的完美建筑群落。



  从清真寺所在巷道深处步出,看到紧邻的镇政府和党政机关大院,院墙上挂着单位机构牌子。

  大院里外还在修建收尾过程,整个镇的道路、角角落落都呈现一派忙碌的修建完善的工程景象。





  大院对面有一座民居,高大宽敞的朱红大门。也是铁将军把门,门上有一块圆形铁片可以推开窥望到里面敞亮的庭院,铺着地砖,沿墙种满葵花和其他花草植物,院子里清扫的干净利索,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走出巷子,正街迎面是一座新建的五开间门面的平房具有人民公社时代的格式,正门上方拉着横幅,写着大北养殖服务中心一行大字。养殖服务是扶贫工作中“扶上马”巩固脱贫成就的具体且长久性责任的落实内容之一。






  养殖服务中心旁边有个院子,里面是葫蔴油榨油厂。

  葫蔴油是晋北和内蒙乌兰察布地区食用油地方特产。过去几乎每个村里都有手工轧油坊,纯葫蔴油独特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具有特别的生活气息。改开后,小油坊多数关闭,转向机器榨油。投机取巧经营的人,葫蔴籽掺入大量菜籽,虽然还是称作葫蔴油,但是不纯。一辈子种葫蔴的庄稼人吃油还拿葫蔴籽去厂子里换,换出来也都是掺菜籽的混合油。

  现在这几年,可能管理严格,葫蔴油保传统名声,越来越多的纯葫蔴油重新回归市场,受到民生欢迎。

  前几年在上海听说妇女月子餐跟台湾学,或者是台湾在大陆从事妇幼保健经营的商人炒作,月子餐都标明用葫蔴油,价格炒上去,要到80元一斤。

  这次在隆盛庄榨油厂里,亲眼看到进料槽里都是纯纯的葫蔴籽,不掺任何其他油料。确实是纯葫蔴油。10元一斤,十斤装一桶100元。

  我每次回插队村,都要給食宿的老乡家带蛋肉菜蔬豆腐瓜果,也带米面和油盐酱醋。总是想不要給他们添累。这次就买了一桶油。



  油厂隔壁大院的门头上有一行字,写明这是:服务旅社。
  旅社,对边塞乡镇其实属于新名词,是由过去的驿站、车马大店那样的名称演绎和发展过来。到县城去,旅社都改成宾馆和酒店了,不管多大规模,是经营住宿的,都叫宾馆或酒店。
  服务旅社的院子里一大排平房,院子南墙下有一大排槽圈,拴马木柱自然把槽圈分成一格一格,东墙下是一排厨房,专门为住宿的过路人做饭的。
  这样的大院给人很多记忆画面,我在自己的小说《第一朵雪》里面写到过。正房里一条通头大炕,那样的大炕上,可以睡三十四号人,无论吃莜面喝蛋汤还是喝醉酒闷头打呼噜,那个动静震天动地,估计三五里外的狼听见都得仓惶而逃。


  粮油店门口晾着的笼屉,一个就能遮黑半扇窗户,那就是給旅社过客蒸馍蒸莜面的笼。那么大,才配得上南来北往得里外汉。里就是口里,外就是口外。口里口外进进出出那些牛高马大得壮汉,吃馒头用喂牲畜豆料的笸箩装,不信就打赌。



  大笼屉还蒸祭馒头,上坟上供就是祭,就得供上大大的馒头,活人仙人都得饱肚裹腹。




  徜徉在隆盛庄古今交融的街巷,听满耳时刻溢出古语古词的晋北方言,人,很容易恍惚,忽而身沁清明上河图那样的环境,忽而陷进白登之围:  御驾征胡骑,麾兵越过雁门关。诱敌成冒顿困高祖;如意处,一醉酣。

  毕竟阃闱眼浅,受金劝夫君心乱。凭吊百变沙场;怅惘时,秋风卷。



镇中央广场是隆盛庄农贸集散中心,周围的建筑充满现代化气息,包括中型超市,电子信息服务商店,百货公司门市部、工商行、农行、信用社的自助存取机会机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城管、工商、派出所,什么什么都不缺。

  不管星转月移,时髦或者过气各种事物,有一样亘古不变。古杏,春风粉花如云,夏日红黄香果。一年一年,它还是无言无语,甜你的喉舌润你的唇齿。这是山里,原生态的奉献,不是大同现代商行,大如油桃赛过乒乓的改良杏。

  吃杏,一定要选这种颜色鲜艳就像塞上炕围子一样的古杏,吃了才能鉴品,才知道杏子嚼之满口清甜醇香,所言不假。



  丰镇月饼在华北地区盛誉天下,红糖、鸡蛋、麦面、葫蔴油和面,土灶柴火,巨大如千军万马的行军锅,平地铁锅,上面用粗大的铁链吊起一口铁鏊,鏊如蒙古人锥形毡帽,盖锅落链哗啷啷响,也才看见锅盖糊满泥巴,为的是怕锅里的月饼跑汽。

  土法烤制的月饼,浑身糖红油亮,外酥里绵,掰一块入口奇异幽香,口感有面粒含在舌齿间,此处独有,他处仿制不得。

  据说,丰镇月饼的发源地就是隆盛庄。

  奇特月饼之外,还有麻叶、蜜酥、油饼、麻花,都是当地特产,都离不开葫蔴油。



  当地的水果,除名品杏子,还有李子、沙果、蜜瓜、西瓜、葡萄和桃子,砂质含硒土壤和超长的日晒时间,使得这一带的瓜果具有西域特征,含糖高,汁水多,西瓜沙瓤。



去年春天,晋蒙交界猪肉十元一斤。去冬,全国猪肉普遍涨价,上海达到四十多元一斤,汇金超市一小盒没几块带骨肉,标价五十多六十多......今年,阳高、大同、丰镇以及隆盛庄猪肉统一二十六元一斤。
  这地方卖肉不分部位,肥瘦一个价。想吃排骨,提前一天打招呼,卖家给你提前存放好了,你啥时去拿,随时给你,别人想要没有的。约定俗成,就是道理。




  上世纪,丰镇县很多乡村没通电的时候,隆盛庄就有电有自来水。

  看电业局服务中心在单位门框上写的联:

  坚持立国之本

  走好强国之路

  横批:人民电业为人民

  业字还是繁体,有点年头了



  电业局服务中心隔壁,是一家百年饼店。只有做丰镇月饼才能在这块土地立足百年,才能做成网红店,做出名气做出牛气来,都大晌午的了,店门还没开呢。

  它的门头高,两幅套联也写得独到:

  读毛主席得书

  听毛主席的话

  外联横批:传承百年饼业

  内联:

  祖传子艺万家红味美神州

  百年传承隆兴元酥香塞外

  横批:上龙兴元




  前店后院,这是隆盛庄主街门面房的基本格式。

  后院住人之外,还是前店经营产品的制作生产点。现在,后院的住宿功能越来越小,基本就是储存和生产和临时烹煮功能,稳定的住处要么是在丰镇市社区里,要么就在镇里新建的宅院,生活用品都现代化了,一点不比大城市差。





  匆匆走一遍隆盛庄主街,半天时间就过去了。

  年岁不饶人,不知不觉的腿酸脚软,走不动。采购好腰带进山里的物品,坐进车里休息一会,出发往东南山里,上山去浑源窑乡里。

  回头看看隆盛庄外围的田地一片金黄菜花,看见整座古镇被浓密的绿色植被簇拥,安逸静谧的氛围里透出一个词:安居乐业

TOP
4#

  
   肆



  隆盛庄到浑源窑乡不远,33.2公里,不过基本上全是山里,有一段还是盘山路。  说起盘山路,1969年3月21日到丰镇上山下乡的知青,在县中学临时食宿一星期后被分配到各乡。大概有90人分乘几部大卡车,到整个乌兰察布最高海拔的浑源窑乡。三月底,山里的冰雪还没开冻,盘山路上的积雪积压成盔,汽车爬坡上去比较费劲,大家初次面对冰天雪地,在敞开的开车厢默默无语,有的觉得脚冻,不时地来回倒腾脚或者跺跺脚。车子盘山拐弯的时候,重心外倾,车上的人不由自主地偏向山路外侧,大家眼睛悬在陡立的山崖,心都提在嗓子眼。
  有一段路,坡高路陡,车轮打滑上不去。我们那时候小,没注意谁带队谁怎么联系,反正一会儿,从路另一边山坡那儿跑来一些老乡,他们有的人脱下皮袄垫在车轱辘下面,车子很艰难地移动起来,爬出险境。
  可能是越往高车越倾斜,加上刚才老乡不吭不哈地脱皮袄垫车轱辘,受感动了,车在有一次拐弯,车厢倾向深不见底的路边时,有人一激动喊起了口号,喊的是毛主席万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隆盛庄往浑源窑去的道路两旁林带整齐,在八月酷暑的山梁上架起一道绿荫,感觉凉爽通畅。山里的风也是凉滢滢的。莉莉不由感慨,说,这多好多凉快呀,上海的风都是蒸笼里的热气腾腾,一出门迎面就是轰的一声,热风热燠躲都没处躲,直接就是在火里烤......

   不过,我个人很为这些年的生态建设欣喜,确实下了功夫,颇有成效。





   我在丰镇文革中间恢复的全县第一个高中班上过学。

   这个学校在距离插队村石嘴子有8里弯弯绕绕的山沟沟路,当时属于另一个公社,叫大庄科。

   这次路过,我还是要问问当年在路边就能看到敞开的学校大门,现在怎么看不见了,大庄科主街道中心点在哪里?

   正好路边有位差不多年岁的老乡,我在车上开窗问问,嗨,这一问,问到同班同学了。

   他说,他也是那个高中班的,那是全县唯一在文革中恢复的高中班,同学年龄差别很有意思,有的都有几个娃了,有的才14,各个年龄层都有点。

   我说,你也是班里的同学,那班里有四位女生,都叫啥?

   他一点不含糊,很快如数家珍一一道来,叫出的姓名,说实话,我也记不全。

   那,我们怎么互相报出姓名,却都不记得对方呢?尤其,我是学校唯一的上海人。后来,拼凑了一些记忆,他不住校,我是住校的,一个家睡30多号人,校外的互相不熟悉情有可原。

   不过,半个世纪后途遇同班同学,聊起来冥冥中还是有相通的信息呼应着,感到好一阵兴奋。他家就在路边,好像还有小孙女在院子里叫他爷爷回家吃饭。

   他热情地让我进家,请回家吃饭。我们还要赶路去浑源窑,相见恨晚执手泪湿,挥挥手,再等机会见!



    离开大庄科,浑源窑越来越近,那儿还有一段盘山路,车子开始攀高爬坡,周围的环境非常眼熟,尤其向后看,脚底下的盘山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右拐,再左拐,莉莉看到头顶上有车,以为是下山来,觉得要汇车,等半天没见下来。司机说他也是在盘山往上走着呢。

   最后拐几个弯,我请司机停一会,要拍这一片的环境,真的太眼熟。离开半个世纪,不看见不觉得,一见之下就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下子穿越回从前。

   可是,拍回来看,根本就没有现场的感觉。拿给别人看,别人也不会觉得这照片里的环境有什么特别有什么不一样,那种别无他处仅此唯一的深切感觉......



     过了浑源窑欢迎你这座拱门,马上进入一路下坡,经过浑源窑境内第一村,旗杆梁。

   我以前写过,住在上海网红打卡地武康大楼下面墙篱笆里的那个殷同学永远留在这里了。他一个知青点的同学戏称他殷老板,因为他在旗杆梁的磷肥矿上班,有工资拿,买得起手提大喇叭的收音机。上班时候就提着收音机,在井口。

   他还在旗杆梁撩到这村队长的闺女,下班时间基本就泡在人家里。

   上海知青,穿扮有干净利索的,还能上班赚钱,应该会讨小姑娘欢心。

   这天临下班,他跑到不是他岗位的井口,对两位摇辘轳提框让井下人员升井的工人说,下班了,让我替你摇一把。他有点头斜,摇辘轳的时候,头颈也斜着,卖力地摇,摇了几下,辘轳把拐弯焊接的地方断裂,脱控的半截辘轳把断头飞速砸中他太阳穴,他跟着下坠的重框直接被打下井筒......

    几乎没有血,就是太阳穴瘪了。



   过了旗杆梁,经过五道咀村。

   过去,我们往返浑源窑到石咀子村,五道咀是必经之路。

   现在,山沟和山上的路很久很久没有人进出和上下,草木把沟坡的路淹没,没法再走。



    下山,回到平地上,浑源窑就到了。

   现在人懒,路边可能是指导公交车停靠的路牌上,浑源窑的窑字,简化成夭。窑,窑洞的窑;夭,夭失的夭,哪个yao更吉祥?



   乡政府大院挪到路口来了,几排蓝色屋顶的平房,普通平实透出朴实。

   看到过不少乡镇的机关大院,浑源窑乡政大院最朴素无华。

   浑源窑乡所在地也最冷清,建设也最低调,没有摆阔没有刻意投入,不是大院墙头挂牌,很难确认这是乡镇政府所在地。

   这里的干部都到各自负责的乡村去了,攻坚克难任重道远。




  以前的公社机关大院也差不多这个模式,只不过现在有沙发书桌,过去是大炕炕桌。

  这个乡,也在最后的彻底脱贫努力中。



   整个乡镇环境里,只有这幢白粉涂白的建筑是半个世纪以前的,这是老早的供销社遗址,门梁上一行字依稀可辨:

   内蒙古丰镇县浑源窑供销合作社商店

   现在才知道,这个商店或者供销社的完整名称。

   我们在时,这个店是唯一觉得热闹货多的场所,好像当时邮局就在隔壁,取了挂号信,包裹、汇票,就进商店,身上钱够买点啥,对我们男生,基本目标是很直接的。

   不过,那时候,确实穷的叮当响。为了花钱,我曾在这里卖掉一只家里带来的闹钟,铜的闹钟。




   现在,浑源窑也是现代居住区域的社区管理层级,街上道路虽然简陋,有信用社和银行,还有自助存取款的柜机。


   在上海用惯了手机付款,怕来到深山老区万一用着现金,莉莉到乡里的ATM机上取点现金。


   一位当地妇女看见莉莉进去,也扯着门要进。我笑着说,您等会,等我媳妇取出钱,你再进。她说她也想取钱,就是不会取,不会这个机器的。莉莉出来后,她请莉莉帮忙取个钱。莉莉查看了一下她的社保卡,里面有不到200元余额。她说取100放身边零花,一个月就是百十来块,每次都是凑够200就取100。她手上还有一张社保卡,说是家里老汉的,一人一个卡,都是百十来块,凑乎够花了。



  乡里有一个专业的快递投递点四个门面,看样子这里对外界也有了电商带货经营,不知道这边出去的都是些什么,看半天投递点各个房间里没看到一个人影。有点遗憾的,万一这边的什么我们用得着呢?


  有机会再咨询吧。








  到饭点了,进一家饭店,点了莜面山药鱼鱼,一盘凉拌豆芽土豆丝,要了二斤炖羊肉。这边的羊肉60元一斤。地方的约定俗成是,一斤羊肉出六两熟肉,一两10元,六两60元,两斤是一斤二两熟肉,算120元。

  女老板解释的挺明白。



  山药莜面鱼鱼不是竹笼里蒸的,都是电蒸箱,所以,出来不是一个笼屉,是重叠堆放小盘子里的。看上去蒸过头,鱼鱼都发泡,口感不Q弹,没嚼劲。不过,总算是地方饭,有特色。



   饭后,往东,朝对九沟方向。

   古时候,这边称谓二道边。这个是对戍边守疆的防线和长城讲的,有二就有一,也有三道边,层层防御或者进攻,对攻守双方,给对方设的防线,也是给自己设的工事边防,层层把关。

   长城有外长城和内长城,进攻方是步步突破,防守方是层层坚守,破了二道边,就是直面长城壁垒,狼烟四起形势严峻了。



   不管口里口外关内关外,古代而言,长城挡的或者庇护的是双方民生,长城脚下都是村落,有自然村落,也有政府特意建设的地方组织群体,驻军和屯兵,战时为兵,平时务农和放牧。

   和平,自然幽静完美,生活安然吉祥。

DSC_8348_副本.jpg (, 下载次数:0)

(2020/9/3 0:35:26 上传)

DSC_8348_副本.jpg

TOP
5#



    


  从浑源窑乡到石嘴子村,徒步需要从五道咀村进沟,翻越两个山梁,距离在八到十里路。2010、2013年夏天,分别带两批朋友重温这趟涉沟爬山的青春路,多少有点老年聊发少年狂的意味。
  乘车绕道二道边再进沟回村,说实话,这趟线,自1969年3月在浑源窑被村里派来的马车接回去,半个多世纪过去,现在是第一次。50多年,一共两次走这条路。










  这条路,以前是自然的大山裂隙(阴山东段),近年村村通路,我几乎每年来一趟,亲眼目睹了从无到有的山沟到砂石土路再到路面硬化,一步一步实现了本地“要想富先修路”的过程,也目睹了山乡脱贫和精准扶贫工作过程里的细节变化。








  这次,比较清晰地实地了解,从大庄科开始,到二道边接壤山西阳高的299.84平方千米(3003人口,2017统计)面积,这块地广人稀的山区(海拔2335米,乌兰察布地区最高地)在农业承包制以后继续进一步深化改革,地方经营长远目标落地,全称是:红山国家森林公园








  关于红山国家森林公园的资料标注是:

  天然次生林茂密,植被类型丰富多样,到处有奇峰绝壁,自然风景优美,生态环境良好,民族文化浓郁,这些都构成了红山国家森林公园旅游资源的特征性。

 该森林公园植被多,有80多种药材、多种食用菌和食用类植物。药材主要有黄芪、党参、柴胡、菊花、芍药、大黄等,食用植物和食用菌主要有蘑菇、木耳、蕨菜、金针、香葱等,均为野生保健食品。

 红山国家森林公园具有野生动物生存的良好环境和条件,野生动物众多。有野鹰、野雕等鸟类100余种,野兔、野鸡、半翅、石鸡等野生动物30余种......







  在历史上,从山西阳高守口堡到大同得胜堡明代长城到所谓头道边、二道边、三道边,丰镇这块边外土地,由古代的狄戎、狄戎、匈奴、林胡、楼烦游牧民族辖地一路演变过来,其间明明灭灭数都数不清的村落大致上分为三类,一类是最早自由从口里(关内)流出的穷苦垦民,他们在荒山野莽的深沟里形成的零落自然小村,一类是在口里守土和里外争夺战役取胜情况下逐步往外推进防线,朝代鼓励垦民走西口并一路驻扎的亦兵亦民的人群屯垦戍边形成的有组织的村落,还有就是在各个和平安稳时期,由口里口外各地商人匠人等聚集集市,形成规模性诸如茶马贸易平台的交易市场为主的人口和货物集散地,久而久之因商兴盛聚集人气,成为一方市镇,比如隆盛庄等等。


最近有一篇文章《丰镇市地名概略》(丰镇同乡会 北京丰镇同乡会2020-09-12)是丰镇作家王福堂、王春两位撰写发表,对这方面的历史文化有相当详尽的叙述。有兴趣的朋友可搜索一阅。







  半个世纪前,乡亲赶着马车把我们接到石嘴子村。那时候,每经过一个村庄,都有村里人列队村口两边敲锣打鼓或者举着小旗欢迎。马车摇摇晃晃颠簸在冰天雪地的自然沟壑里,我个人既懵懂又好奇,一点都没有想过将会面对什么,会住在什么房子,睡在什么地方,会吃什么喝什么,睁大眼睛仿佛在旅行......

  半个世纪后,朋友问:

  为什么一趟趟的来,一次次的往返?

  没法回答,有很多事充满矛盾,怎么才能必答到准确拿捏的答案?

  前几年,妻弟亡故,婆姨悲哀至极。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仿佛说什么都不得体,到不了位,也解不了她心里的伤痛。我只是领她到石嘴子村里,这个村原始如创世之初,人们的生活就像生态里最自然的草木,花开花落之间静谧无声。

  回归自然。

  只有面对,才能够清晰地呼吸天空下凌冽的清凉空气,才能明白,这里才是本真,是人类原有的状态。在此,可以溶化,回到最轻松的内心,什么都不用去想。

  活在现代社会,有那么一刻,让灵魂沁入纯净晨露般的境界。

  












TOP
6#




       陆
  (先把这一节的图片放上来,待有时间精力再补充文字——






  浑源窑到二道边12公里,一路经过的村庄都耳熟能详,老倌坟、天花板、板平沟、刘成官窑等等,一直到对九沟村,这里面每个村都曾有过上海和北京知青在此插队。浑源窑乡政府所在地到对九沟,离开主干公路,从二道边的西沟门村东窑西窑两个村中央穿过,就是往三图营、石嘴子村的山间乡级公路。这么一个圈,像横倒的U字,绕开的是阴山山脉东段群山里的盘羊山和韭菜山,所在的沟壑称谓黑施沟,古代这一带还叫亮马台。
  相对僻垒长城,亮马台属于崇山峻岭后面“柳暗花明”的所在,陡峭危岩重叠的环境下,一片狭窄平台敞开在沟壑天空下。如果,还在战争时期,突然发现千军万马深藏在此,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震惊或是震撼,抑或,对敌方而言会是怎样的震慑。





  下了主干公路穿越的村,东西相望,其中的西窑,当时是上海南模中学十来位同学在此插队。

  这个点的知青,大的有高中生,小的68届初中毕业。有高中生带领的集体,相对要对上山下乡的内在看得明白些,自己要干什么也会心中有数些。据说,当时他们放弃分配到县城附近比较富裕,有电有自来水的村庄,坚决要求到距离县城最远的深山,到最艰苦的革命老区去,结果到了二道边的西沟门。

  当年关于知青上山下乡新闻纪录片有个片头,就是反映西沟门这个点的知青插队生活的镜头。

  若干年后,尤其到了近年,经过半个世纪的阅历,当年的知青们都明白了,西沟门这个点,离开丰镇县城的距离确实最远(比我们石嘴子远5公里左右),但是,他们距离山西阳高仅仅三五十里,徒步就可以到京包线离开北京最近的铁路线站。而且,当整个乌兰察布的下乡知青都翘首追星般把他们当成先进典型学习效仿,誓言扎根农村的时候,仅仅不到两年开始,他们就陆续分配工作到盟、到呼市包头,一半人进工厂一半人上大学,而且所有人都入了D。向他们学习的人们,有的在村里呆了十年之久。(西沟门这个知青点,其中有的知青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大洋彼岸公开演讲退D)

  人们都看懂了,历史才是真正的验金石。时间可以检验一切,尤其可以检验历史表白的真伪。

  问题是,检验又如何,鉴定了真伪又怎样,没有人对历史真诚道歉,也不会有人出来负责。






































































































































.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网|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网|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汉代孕|武汉代孕|武汉代孕| 武汉代孕|代孕网 |武汉代孕 |代孕|| 广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汉代孕|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