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3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水稻----我的职业 [复制链接]

1#

水稻----我的职业(1

    阴错阳差,与水稻结缘,而且是一辈子。感恩水稻,在无路可走时端上了饭碗。虽不辉煌,可也平安的度过一生。“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人知晓的小草”,是水稻和我喜欢的意境。很想从文学角度去描写水稻,可越敬重越难下笔。由陌生,熟悉,直至告别,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想延续我的写实风格,从科普角度试着去描述。时常也会有一些比较玄的想法,从分类学角度看,草本植物的水稻与高等动物的人类,亲缘遥远。可我们同属地球生命,也许本质上就有相通的地方。有没有道理,三言两语说不清,以后会慢慢道来。一点是肯定的,水稻和人类,是物种间互利互荣的典范,都造就了各自领域的生命奇迹。人类的繁荣不用说,水稻亦是当今最重要的农作物。互利互荣,与一带一路国策有些吻合,哈哈。

      2004年是国际稻米年,主题——稻米就是生命。联合国大会为一农作物设立国际年,是史无前例的举动。稻米,营养丰富,养育着世界二分之一,中国三分之二的人。水稻种植历史悠久,考古研究,伴随着人类的文明,栽培水稻有一万年之久。水稻种植范围广,除南极洲外,几乎到处都有水稻,可以是水田和旱地,可以在非洲的热带雨林和中东的沙漠,可以是沿海平原,甚至喜马拉雅高山上。我国杂交水稻推广,是近代农业领域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虽然我们每天在食用稻米,可对他依然陌生。

    想不到会从事农业,孩提时的梦想,当工人、解放军或科学家。虽然社会教育我们不要忘了农民伯伯的奉献,可从小在城市,对农村、农民难免会有偏见。学习不努力,时常听到母亲的训斥,不好好读书,送你下乡去放牛。或许觉的这样说不太好,母亲加以补充,以后放牛都需文化。你文不能测字,武不能拾粪(此处有些创作),只能像养猪一样,过年杀一刀。母亲的预测很准,没多久我就从事农业了,但不是因为不努力,而是没有其它选择。母亲预测神奇还表现在,30年后,一度农民也需持证上岗。当时母亲的恐吓也许起到作用,也许是因为小学遇到好老师,浪子终于回头。小学六年级加入少先队,也顺利考上中学,虽然是第三志愿。

    中学时已经想读书,可文革时代无书可读。学生不读书,工人不上班,全国人民投身革命洪流。我因根不红,没有革命的资本,只能颓废地生活。今生有两大未解之惑,一是文革十年,社会还算稳定。也许要感谢农民伯伯的坚守,否则八亿人民吃什么。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农业生产的重要性。而改革开放后,社会财富几何级增长。同样的劳动付出,其它商品涨价,欣欣向荣;而农产品价格稳定,农业逐年萎缩。专家说,是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的区别,城乡产品剪刀差,不知真假。如果不是政府的倾斜政策,农业更加萎缩。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让我赶上。

    初次结识水稻是知青岁月,下放在水稻产区。最辛苦的劳作是双抢,收早稻、栽晚稻。真切体验“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的真谛。看同学们纷纷返城,只想尽快逃离修地球的命运,种了几年稻,没留下丁点感性认识。城市的门关着,一扇窗开了。推荐上大学,哪来哪去,国家不包分配,而且是最不起眼的专业,学校在农村,工作地在农村。对我而言,没有其它选择,只能义无反顾。(待续)

本主题由 管理员 admin 于 2018/4/26 12:37:45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粗看,半兄的标题蛮大,有点袁隆平的大文章架势,细想,绝对不错,种水稻的农民都是职业家。
      好吧,等着看看半兄的职业水稻有点什么好玩的故事......
TOP
3#

回复 2楼野歌的帖子

      一般人不理解,莫非农民不会种田,还要所谓专家去指导。下文就会涉及这个问题,我也是带着这个疑问去上学的。
TOP
4#

回复 3楼半个世纪的帖子


    农民不会种田,这个话题我多少了解一点。
    七十年代初,我在海南岛兵团的时候,就听说过山里的黎族苗族原始村落的老百姓刀耕火种,国家派工作组下去指导他们科学种田,包括水稻插秧直线疏密的具体指导。结果,当天进村,第二天一早起来,一个村连村舍房子带人都消失了,只留下工作组孤零零的几人傻站在林莽山地的空旷里。原来,黎族苗族有到处迁徙的习俗,尤其对外来汉人的进入有戒备,加上工作组来讲大道理,他们听的一头雾水,虽然嘴上不说,心里早就想逃了。
    农林牧副渔,科学普及引导这块,国家确实下了大力气。
TOP
5#

回复 4楼野歌的帖子

      你引用了一个极端的例子,黎族没有代表性。其实,技术人员种稻,未必比得上老农。老农的优势在于传统,在于习惯。而农技员的优势在于创新,在于引领。
最后编辑半个世纪 最后编辑于 2017-11-27 09:53:32
TOP
6#

水稻----我的职业(2

      19724月,经历五个年头的煎熬,终于告别了知青生活。虽然摆脱了体力的艰辛,但前程并不明朗。1971年底,省建筑公司招工,似乎有点希望,僧多粥少,还是被别人抢先一步。如果那时可以选择,一定会选择回城,那里有亲人、朋友、同学,那里有城市生活的便捷,还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公社办入学手续时,蔡秘书说笑,以后乘飞机路过,记的要下来看看我们。心里有些苦涩,招生简章已经明示,哪来哪去。走前的晚上,从不喝酒的我,喝了一两多白干,说不出是喜是忧,早上醉醺醺地赶往学校。

    学校并没有多少天堂的感觉,全国所有大学,自1966年停招后,处在静止状态。1971年春,试招了很少的工农兵学员,我们算是全国第二届。大学如何办,老师如何教,学生怎样学,毕业是否包分配,都在摸索。连续三年城市招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上学反而被忽略。否则,公社那么多权贵子女,很难轮到我。有些悲哀,社会已经进入拼爹年代。20岁的我,仅靠自身努力,很难有机会,上学是母亲争取的。母亲作为省医疗队的技术骨干,下放在公社卫生院,方圆百里,影响很好。公社领导争了面子,才把公社唯一的名额给了我。

    非常年代,各行各业都在折腾。老人家之前有个讲话,农业大学办在城里不是见鬼吗?,城里的大学纷纷下迁。全国推广了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的办学经验,半工半读,勤工俭学,不要国家一分钱。我去的安徽劳动大学,就是这个精神下的产物。学校坐落在皖南宣城偏远的乡村,麻姑山脚下。人烟稀少,校舍简陋,等同现在的工棚。最初设想,全部盖成茅草房。因为安全问题,没被采纳。由于过于偏僻,环境实在不适应一所大学的生存。交通、饮食、重金属含量等问题始终困扰着大家。也注定是短命的,六十年代创立,七十年代压缩,八十年代撤并。

    入学时,我的文化程度,初中一年级。同学们情况差不多,直接上大学,其中落差明显。大的环境一度很好,1972年邓小平副总理第一次复出,整顿次序,恢复生产。学校也同样,老师重新登上讲台,以严谨的态度教学,每个星期都安排考试,我们的学习压力山大。但从农村出来的我们,非常珍惜这次机会。之后的许多文艺作品,都在表现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汲取知识的故事。其实当时的劳大,已经营造出良好的学习环境。可惜1973年张铁生的白卷事件,整个环境又被破坏了。回顾人生,非常感谢劳大的这段经历。劳大的栽培,使同学们枝繁叶茂,立足社会。劳大的名声卑微,低起点的我们,一直在不懈努力。虽然劳大早已消失,却在我们心中,留下永久的丰碑。

    我的专业是农学,绝大多数人会有困惑,农学还用学,难道农民伯伯不会种田。其实农民伯伯种田的优势在传统,和他们比传统生产,专业人员没有优势。专业人员的优势在于创新,在于行业的引领,因此专业人员需要持续不断地学习。学校的课堂上,大到宇宙空间,风云气象,小到微生物病毒,在知识的海洋里,同学们尽情遨游。学习化学,知道复杂的世界,原本是由100多种元素组成;学习哲学,懂得思考问题的方法,辨证地看世界万物;学习遗传学,知道物种遗传规律,指导选育良种。学习生理学,知道生命代谢的规律,如何更好地去呵护生命(栽培)。(待续)

TOP
7#



     读者和你的稻秧一起成长

TOP
8#

我插队江西,种水稻,有兴趣听。科技,农民非常需要,如果当时送我去学习,我也会去的。昨天候车时,与两菜农谈起种菜,我问他们:自己吃打药水吗?用什么肥?答:必须打农药,否则被虫吃光。肥,就用复合肥。我现在种花也用复合肥。也就是化肥。农家肥连农民也不用了,不知粮食,菜,水果营养怎样。
TOP
9#

回复 7楼野歌的帖子

      生态种养结合。
TOP
10#

回复 8楼一农来也的帖子

      发达地区的农业生产,已经离不开化肥和农药,而太平湖则不需要,或很少的农药。开始很惊讶,仔细考虑,因为生态好,病虫害的天敌多。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