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住竹笆房 睡竹笆床(张康明)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知青回忆】住竹笆房 睡竹笆床(张康明)
作者:张康明


来源: 知青情缘  




城里人也有孤陋寡闻的时候。比如说什么是竹笆房、竹笆床,知者甚少,乃至闻所未闻。虽可以顾名思义,但决然说不出其中的趣闻轶事。而我在云南上山下乡十年中,就有九年与竹笆房、竹笆床相伴。


何为竹笆?就是用柴刀在一根竹子的各个竹结上,每间隔 2公分左右砍上3、4公分深的一刀,循环一圈后竹结全碎了,然后再选准一处从上到下剖开,这时竹子就不再是圆的,而是成为能平摊开来,宽度约30—50公分(视竹子本身的粗细而异)的竹笆。长度已事先截取,一般是2.2米长。


竹笆房:把若干块这样的竹笆并排竖起来,用竹片从两面分上中下把它夹住,用竹篾扎紧,就成为一堵竹笆墙了。当这样的竹笆墙围成四方形时,一间竹笆房就落成了。竹笆房除了四个角的柱子和房梁是用树木做的,四堵墙都是由竹笆围成,屋顶用的是茅草。


竹笆床:选两根小腿粗细、2米长的竹子,在2根竹子一侧尺寸对等的地方砍出4至5个洞,然后插入1.2米长的类似于扁担粗细的竹片,最后放上相应宽度的竹笆,一张2米长、1.2米宽的竹笆床就大功告成了。如果把它竖起来就是一扇竹笆门。


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竹笆房的优点是:


透气。尤其是夜晚,离竹笆房几十到一百余米的原始森林或橡胶林中,几十倍于城市空气中的负离子从一边的竹笆缝中丝丝地潜入,轻柔地佛过我酣睡的脸庞后,从另一侧的竹笆缝中悄悄离开。那些年,知青中从没人得呼吸道方面的疾病。


沟通方便。要和隔壁的人说话,不用开门,不用起床,直接说就是。如果和隔壁再隔壁的人说话,先呼个名,然后稍大声点也行。那时,知青们还不到二十岁,思维单纯却活跃,常常会为今天看来无需争论的事情而争辩不休。入夜,大家就会躺在床上为那些问题进行辩论,展开舌战,高潮时四、五个竹笆房中会同时发出各自的最强音,结果是谁也听不清谁的完整发言,乱成一锅粥,热闹极了。


防震。云南是多震地区,知青刚到云南的1969年当地就发生大地震,上海的家长们都快急死了,可我的竹笆房、竹笆床只是摇晃了几下,依然完好,大家躺在“摇”床上颇感庆幸,谈笑更浓。地震对竹笆房、竹笆床没辙。第二天听说睡砖瓦房的人一晚上都没敢待在屋子里。


当然,竹笆房的缺点也显而易见:


透光。晚上,屋内的情况屋外人一览无余。况且每个知青的家当就一个箱子,没什么遮挡物,后来总算有了一些报纸能对付一下。如果洗澡时天已黑,万万不能开灯。有时候,当一人在洗澡时有人不知道,一进门就开灯,立刻就会引来尖叫。不论男女宿舍概莫能外。


不隔音。说话声隔壁听得一清二楚。曾经有一对在场部上班的恋人快下班时还在屋内说悄悄话(新建分场的场部也是竹笆房),隔壁正好是广播室,播音员进屋后就打开了扩音器,等调节好设备静下来时听到隔壁有响声,没关机器就凑到“墙壁”上偷听。恋人们忽高忽低的说话声就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好在是悄悄话,声音轻,大家听出了感觉但听不清内容,况且时间很短,没造成太大影响。


怕火。煤油炉、烟蒂,引起的小火灾好些生产队都有过。最惨的一次是听说兄弟分场有一排连在一起的八间竹笆房着火时,队上的青壮劳力都出工了,几个老人和小孩眼巴巴地看着一长排房子化为灰烬。还有一生产队有人夜晚故意纵火,好在人多,及时扑灭了大火。这样的险情出现过几次,但一直没破案。此事至今知青聚会时还被每每提起,成了永远的迷。


虽然知青们住竹笆房、睡笆床的时间长短不一,但回忆起那一经历都印象深刻,无限感叹,同时也笑话趣闻百谈不厌。每一个回农场探访的知青都要去寻找一下自己当年居住的竹笆房的痕迹,后悔当年没有在竹笆房前、竹笆床上留个影。如今,居住在“水泥森林”的大都市,躺在松软的席梦思床垫上,看似惬意,但已无法再找回住竹笆房,睡竹笆床的那份青春的浪漫和乐趣。我想,如果现在有曾经的云南知青外出旅游,当地有竹笆房、竹笆床出租,很多知青都会愿意去住一晚的。至少,我愿意。我渴望!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