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返回列表 12345678» / 1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常青藤 [复制链接]

1#


      经历过磨难的知青们,即将步入夕阳。或许是不甘寂寞,或许是抱团取暖。乘着网络东风,上海滩知青网站风起云涌。网站亦如社会,你方唱罢,我登场,红火若干年后,又趋于平静。知青网站冷落的原因很多,有激流勇退,有让位于微信,有宽容度不够导致的分流。上海滩最早的知青网站“浦江情”,听说门槛高,是精英的平台,如今门可罗雀。“上海.知青”,上海滩曾经最大的知青网站,红火十年,也落下帷幕。
      常青藤只是其中极其普通的知青网站,成立于2009年10月中旬。网站由老田负责打理,运行费用一直是个谜,据说有一老板出资。藤友们曾多次表示,感谢他搭建的平台,希望能当面致意。可他保持低调,始终未曾亮相。网站人数不多,相对固定。所有活动经费,均需AA制。网站能够延续至今,靠的是老田的真诚,藤友们多年来形成的情感。
      因为不是上海知青,我是偶然加入常青藤的。十年前,开始打理自己的博客,算是自娱自乐。因为除了自己外,极少点击量。网友“孙村湾”动员我去常青藤,说那里人气旺,于是2010年2月末申请加入。一发不可收拾,常青藤成了我最喜欢的平台。知青的劣根性,争争吵吵,调侃嬉笑,时常也会脸红脖子粗。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君子之交淡如水,一茬茬藤友,不变的是友谊延续。
      用一件事可以很好地印证我们间的友谊。2018年10月26—28日,中学同学在岳西彩虹谷五十周年聚会。24日接到老田从合肥打来的电话,说26日跟我车去岳西,一起看望藤友刘笑萍。一拍即合,虽然在常青藤与她神交多年,一直没有见过面。老田去岳西其实还有任务,在为上海知青下放安徽,出版图册收集资料,他就是这样,为知青事务整天忙碌。
      27日上午,和老田约好,去岳西城里拜访刘笑萍。藤友相聚,所有的情感均在不言中。参观她家,院子里拍照留影,交谈一个多小时,依依不舍告别。老田要急着赶回上海,我要赶回彩虹谷,筹划下午聚会的节目。老田来安徽,我是东道主,应该热情招待他。可我是同学会筹备组成员,明确告诉他,没时间陪他。他表示理解,这么多年,我们就是这样淡淡地维系着我们深深的情谊。(待续)
本主题由 管理员 野歌 于 2019/1/16 20:12:09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先有浦江情自助论坛。
    QQ刚出现的时候,有各种地方QQ聊天室,比如安徽合肥聊天室1、2、3......
    上海聊天室之一各种社会成员自由聊天,其中就有知青经历的成员在聊天中涉及知青话题,于是有四个人因为共同的话题凑在一起群聊,成为“浦江情”的雏形。然后有了免费的梯级论坛形式,逐渐吸引知青经历的社会人进入,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在这个基础上,成熟的网站兴起,最初的浦江情论坛后台技术操作人根据群体要求和趋向,建立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走入组织化规范化,被纳入上海知青网成为网站的论坛。


    知青上海是另一个后起网站,是在内蒙古乌盟下乡上海知青的小论坛基础上,重建为内蒙古知青网,又在这个基础上,因矛盾脱离的人员,建立过渡性免费论坛XX集体户,然后再组建了知青上海网配套杂志和季度性演出发送刊物。


    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知青上海网,两者具有不同的组织性质和代表性质,其中的成员却又互通,属于上海去各地下乡知青的联谊群体(占上海出去下乡总人数的4%)。
    知青群体能够上网、会网上操作的人数表相上具有相应的人数,实际相当少,不足下乡总人数的5%,说明知青联谊是有过下乡经历的社会人的极少数,95%以上有过知青经历的人多数不了解、不知道有知青联谊活动,也有部分不屑、不愿意参与联谊活动。


    少数参与联谊活动的人群,有自嗨的成份,自娱自乐+口号报团取暖。不过,就这么点人,还是体现了“社会有多复杂,知青就有多复杂”的各种矛盾,彰显了经历过文革以及各种“红卫兵”组织的乱相。社会上说,不是人老变坏,而是坏人变老了。这个问题和中国大妈大叔社会现象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幸好,还有部分人接受和拘谨于文化传统,喜欢舞文弄墨的凑在一起,以自媒形式互相交流,聚会也好自助游也罢,大浪淘沙终于平静平和下来。曾经喧嚣一时的各大网站尘埃落定后归于消隐,上海知青网、知青上海网、内蒙古上海知青网等等,关门大吉。
    常青藤在田俊祥领军下面坚守,各位藤花功不可没,半兄也是干将之一,厉害!










    
TOP
3#

回复 2楼野歌的帖子

      哈哈,脉络清晰。一段风云,值得回味。
TOP
4#

      纸质文化短时间被网络严重冲击,人们不再是一张报纸一杯茶。文化交流演变成双向,从被动接受到可以发声,甚至自媒体。十年前的网络,各路诸侯拔地而起,占山为王。好汉们摇旗呐喊,自由穿梭在各大网站。常青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运而生。田老大振臂一呼,下放安徽的上海知青各路诸侯归顺常青藤,网站最初的名字安徽知青。
      写常青藤,首先要提田老大。虽然他本人低调,可藤友们喜欢这样的昵称。常青藤人不多,可豪杰不少,老大其实不易。论学历,老大仅初中一年级,是否有自学考或其他文凭,不详。论学识,老大只能是常青藤的二流写手,更多的是搬运工。论财力,仅是普通的退休职工,每日还在为柴米奔忙。凝聚力源于何方,真诚待人,热心做事。使我想起千年前的宋江,他就是常青藤的宋江。
      常青藤是开放的,犹如水泊梁山,各式人物均有。要能很好维持,得到多数人拥戴,需要足够的情商。藤友何勇年2012年5月,曾经这样评价,“我认识老田已经几十年,但交流不多。通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活动,看出老田与人相处能力,令人称道。互尊,自然,轻松,愉快。好比乒乓球,喂球很舒服。不是煞有介事,既不人云亦云也不死抬扛,在幽默风趣中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办事,讲话,发帖的分寸,拿捏得恰如其分”。
     老田下放在安徽石台县,长期在那里工作。马鞍山朋友同意出资后,立即申办网站。由于时间紧迫,以石台知青为主。时间不长,发生严重分歧。老田坚持海纳百川,而一些石台知青,立足小圈子,迁怒于石台以外的网友。劝告无效之后,老田坚持按网站规定除名。于是,一批石台知青,另立山头,成立上海石台知青联谊会。其实以后也改名,将石台二字去掉。
      常青藤在老田带领下,吸纳各地豪杰,发展很快,常青藤成了藤友的最喜爱的平台。2014年2月,藤友笑一笑这样评述常青藤。“每天晚上会到常青藤逛逛,几十个网友在常青藤上发帖和跟帖,几百个网友围看,长期乐此不疲,内中缘由,耐人寻味。常青藤网友间已形成了某种联系,既不像微信朋友圈的亲朋好友,也不像大论坛网友之间的素未平生。即使没见过面,相互也了解。如果有人提起太平湖,我会想到半个世纪;讲到南京,会想到老友新交;说起太仓,一定会想到九头鸟;如果路上碰到老青年,告诉他,我是笑一笑,我想他一定会以朋友相待,这就是常青藤的魅力”。
      “常青藤藏龙卧虎,不少网友写长篇小说,有的写游记散文,有的骑游青藏,有的能歌善舞,有的赋词作诗,还有的能讲晦涩难懂的哲学,可谓人才济济。到了常青藤,都成了网友,惺惺相惜,又成了朋友。朋友者,平等以待,以诚相待。原本是个虚拟世界,因为有了倾述,相互讨论,相互关心,甚至相互争论,常青藤成了热热闹闹的现实世界,成了知青的乐园”。
TOP
5#

      “春树暮云”是常青藤令藤友们最敬重的大姐,她是下放石台的上海知青,论坛元老之一。在那场路线斗争中,维护着海纳百川精神,因此被石台知青圈内一些人误解、指责。她热爱常青藤,忠实履行版主职责。文采出众,思路敏捷,性格刚正,待人热情。在藤内累计发布了126个主题,2732个回复。每篇文章和留言,严谨认真,都能引起藤友们围观。她和藤内的几位文字高手,提升了常青藤文化水准。网站的几位另类藤友,九头鸟、老道、兵大哥,都是梁山好汉。见到春树老师毕恭毕敬,不敢冒犯。
      春树暮云退休前是老师,非常巧,后来知道她和我小学恩师曾经同窗,对她更加敬重。她优美的散文,诗词,我等文学门外汉,需要仰视,其实就是不太懂。作为版主,她也在考虑受众接受能力,不断写出一些通俗游记、时评、杂议。印象很深的一篇,戏说网络称呼,幽默的讲述与时俱进过程中的困惑。
      退休后从QQ到本地论坛,那时觉得网络对于我这般年纪的人来说过于时尚,朋友说你都多大了,还在论坛和年轻人混一起,着实纠结了一阵。初上论坛怯怯乎,先观望,见到一些文字不免技痒偶尔跟一下,间歇也发些帖,在孤独和所谓的清高间矫情着,发表自己的见解。 慢慢的也融入了,在潜移默化中转变,在阳光下微笑,让我触摸到了指间的温暖和乐趣。而后也有了呼应或者是所谓的知名度,被称“美女加才女”、“美女很有见识啊”……  兀自暗笑,回应着“俺是‘美女’的妈了!”  —得意之余告诉女儿,女儿笑我,“网络上只要是个人,不是美女就是帅哥呀!”哦,我还真是Out了。
     (加入常青藤那是后话喽)尝到网络淘宝购物的便捷实惠后,经常光顾。初涉淘宝与卖家交道,被称“亲啊,亲”的,实在被麻翻,浑身的鸡皮疙瘩。  后据阿妹告我,在淘宝都是这般称呼,时间一长便也听之任之,习以为常。 呵呵,被称“美女”乃至“亲”以往不敢想象,若被学生晓得背后笑煞,实属匪夷所思也。真是说不尽的网络,道不明的网络称呼啊……
      和春树暮云网上神交,现实生活中其实只短暂地见过两三次。因为我们有共性,不太喜欢热闹的场面,不适应饭局文化。我们都已是暮云,但春树精神永存。保重,春树老师,期待着常青藤十周年,藤友们能够再次重逢。
TOP
6#


    俺跟春树暮云是很要好的朋友,也曾有麦芒针尖之谊。老田的常青藤也是她介绍给我注册进去,现在很久没有登陆过,密码也早就忘了。
    纯熟的文字形式,精炼,最早是诗歌梯级形,现在不晓得有否改变。写评论比较客观理性,自己的游记散文相对比较严谨,有一定的个性感悟在里面。文学角度,严肃有余,灵动么,嘿嘿......
    总的来说,春树是个好同志,女才子,俺还一直惦记着她呢。
    
TOP
7#

走过路过不漏看风景,这些网站我都去看过,现在到此看看玩玩也少不了叨叨。
TOP
8#

      常青藤最初是以发贴为主,每篇主题都留下了数千点击量。除了几位版主外,很少有跟贴。也许都不习惯用文字交流。帖子主要反映知青生活,没多少限制,只要动笔,就可在网络上发布。当时喜欢写的藤友多达十几位。最具代表性的是杲影儿的两篇,“岁月难忘”和“雨后复斜阳”。
      岁月难忘从下乡东至的第一天开始, 夜幕四合,我怎么也想不到夜色会这么沉重。一条小渡船载着我们六个摇摇晃晃地爬上了河边的斜坡,几个火把立在岸上,在哔哔剥剥地轻响中猎猎燃烧。等我们跌跌撞撞地上了岸,发现浑身的衣服已被细雨打湿,堤上几条汉子个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原是举着火把在接我们。这就是我知青生涯开始的第一个镜头。 ……村上的人走了,像被夜吞吃得无影无踪。山风袭来,如豆的昏黄摇曳不定,我们能做的就是:六个女生抱头大哭……
      忽然看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雪白的短衬衣,提着两个大包,肯定是来看我们的,快一年了,家里终于来人了。我们六个发疯似地朝山下跑去,等到近前,天呐,是我爸爸。不管谁的爸爸,反正是我们的爸爸,我们六个拉着扯着围着:“爸爸、爸爸、爸??”六个女生哭着笑着叫着直将我爸爸喊得不知答应谁好。爸爸住了几天,这是我们知青组最快乐、最惬意的节日,撒娇有了理由,空落落的心里有了依靠,爸爸真好,你是怎么从山缝缝里把失落的女儿找到的。周围的山显得轻了,因为父爱竟比山重……
      雨后复斜阳描写作者转到河南农场推荐上学受挫的经历。那年,农场推荐我上大学,是一所我向往的上海音乐学院,体检合格,我将欢喜藏着,静静地等着录取通知书到来的那一天。八月,算着通知书该发下来了,一天没有,又一天还是杳无音迅。我觉得不对劲,难道是通知书被遗落在哪了,再也无法默默地等下去了,于是我决定马上动身去县里问一下。
      农场离县城有75里路,雨后,一条土路上全是泥。这粘土路走一步鞋上就会增加一层泥,甩也甩不掉,一会一双鞋就变成沉重的泥靴子,抬不动脚,迈不动步。我借了场长的车子,一辆二八型的大自行车,硬着头皮上路了,走几步,粘泥便将车瓦塞满,像是刹着车,再也蹬不动了,我只好下来找一根小树棍捅捅粘泥,骑几步,再捅。小棍就放在车架的布兜里,来回这样的折腾,骑不动,走不成,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抬眼望去,车前还是泥路,我只好推着车向前走,一滴泪和着汗水落下,立刻被脚下的泥吸收,泥里有我,我身上有泥。路上几乎无人,谁无急事也不会踏上这恼人的泥路。无助,沮丧,悲切的情绪将我揉成泥团,我实在走不动了,车子已经是丢不掉的累赘,既然不能骑,又何必推着它,但只能这样,上午走到下午,75里路走了将近一天。
      八月是秋老虎最厉害的时候,闷热的雨后太阳追着我烤,直到它西斜。等终于上了柏油马路,按说能骑车子了,但我再也骑不动了,一步一瘸地推着车子走,什么叫筋疲力尽,这才是切身之解。车子进了我姨妈家的大门,连扶也扶不住了,哗地摔倒在地上,随着车子倒地的反作用力,我也一头栽倒。
      等我姨妈告诉我,因为“政审”没过关,大学也上不成了,我悲从心底来,一声大哭再也不止,接着昏沉沉地发烧整整病了一周,似乎是高热的体温将灵魂赶了出来,飘渺在半空,竟能看到过去和未来……一艘大船将我载走了,起起伏伏的让人更晕沉,黑暗中扑倒在一张树枝钉成的床上,周围的冷山重重叠叠阻断了来路,床突然断了,我从半空中落下,栽倒在一条泥路上,粘泥吸着我,怎么也爬不起身……太多的属于我的东西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了进去,我双手拼命的抓……
后来,我真的没有离开豫东。八月雨后的斜阳,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TOP
9#

回复 7楼同一的帖子

     欢迎唠叨,比围观进一步。
TOP
10#

回复 6楼野歌的帖子

       常青藤的匆匆过客。春树想拉你入伙,可见她对常青藤的热爱。遗憾,我们没有早早成为藤友。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