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插队琐记·如意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如意一词本意指顺遂心意,把玩的器物如意,运用到清宫戏里,皇上大便称作“如意”。平民百姓直白而形象,叫“拉屎”“窝屎”......。书本中一般写“屙(e)屎”。“屙屎”的“屙”字,我下乡地老俵方言读音用个“窝”字。当年村里有个下放的小学校长解释说用“窝”字比较准确,他说这是蹲着占位,把屎坑作为窝,我们当时觉得有道理还大笑一回。

      我们上山下乡去插队那会儿,才虚度十七。出工耕田务农,回屋汰汰烧烧等活全得自己来,不然就没得饭吃。有一天,看看烧饭的柴火快没了,我们几个同学便相约第二天一起去砍些柴。

      早上,就着剁辣椒匆匆地吃了早饭后,拿起柴刀上山砍柴去了。说起这剁辣椒,就是学着老俵样把尖头辣椒洗净后放在木桶里用菜刀剁碎了,然后撒上盐腌几天后食用。说到盐,那时江西的食盐都是矿盐,个粒大,商店职工会用锤子砸碎了卖,就这也有小拇指大小。

    去山里砍柴得走些路,走着走着觉得肚子隐隐地有些不对劲了,想是报警需“如意”了。于是,落到后面闪入小路边的灌木丛背。

      急不可耐一阵奔泄直待到肚中舒服了,准备着手清理门户时,掏遍口袋片纸没有,懊恼刚才抽烟时随手把烟壳扔了。可这门户地方是一定要扫干净的。也是猴急,想着学老乡样,伸手往边上摘了几片树叶,用掌抚弄干净后,刷刷刷几下子把出口处刮干净了,束好裤子急急忙忙赶上去砍柴了。

      虽说已是十一月的天气,可俗话说得好:农历十月还有小阳春呢。柴倒没有砍上一会儿,身上渐渐的有些燥热起来了,隐隐地感觉到屁股上有些火辣起来,痒痒的。随着身上汗水沁出来后越发觉得痒不可挡了。赶紧躲入背人处,脱下裤子扭转身子低头这么一瞧,不得了!这屁屁像小孩子出痧子一样的通红通红了。不免一格愣,心想不好,赶快地收拾起已经砍好的柴火,同学也只是以为我闹肚子,催我先回家。

     这一路我使劲想着怎么回事,无非就是刚才“如意”时用树叶刮了屁屁?路过刚才“如意”地方,我放下担子下去摘了几片叶子。回到家我也没敢声张,只是拿着那几片叶子悄悄地去问了老俵后才如梦方醒,确实是那树叶作怪。
本主题由 管理员 野歌 于 2019/8/5 21:52:33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

.
    同一的“如意”故事有点意思,从皇上出恭开始,羞羞答答绕半天,最后落实到实质问题,就是窝后没有手纸用树叶刮刮,结果过敏或者刺激到了,哈哈~~

       俺的读后感或者共鸣有四点:

    1)普通话叫大便
    我们下乡后没学会当地方言时,用普通话跟老乡交流。刚到时,先在县里学习班,然后分到公社再学习班。头天到公社,晚上临时分到一家新婚夫妇的院子里。遇到要大小便问题了,就问你们大便的地方在哪里?新媳妇答:大饼,有的有的,我给你们做......解释半天,干脆就手放在屁股后面比划,她明白了,双方一阵哄笑。
    结果就给指到院子角落的骡棚猪圈那儿,里面有个坑,上面架着两根树木。使用的时候,脚得抓紧树木,担心别掉下去了,后面还有骡子不停地走动,过一会儿,猪也扭过来,吭呲吭呲伸着鼻子嗅,反正搞得惶恐不安。
    2)那个地方的老乡不是没有手纸,是买不起,都是就地用土坷垃刮刮,我从来没尝试过,还是用纸或者撕一点报纸揉搓软了用。
    3)说到过敏或者隐私刺激问题了,有一件真实的故事,还是这些年有过知青经历的女士讲的——
    她们大东北的夏天蚊子小咬多,还有跳蚤虱子骚扰。反正,不知道什么叮咬的,还不是个地方,哈哈。痒死了,怎么办?她聪明过头,搽清凉油!结果,比“咬到了”还要刺激,当场跳起来差点裸奔。那地方的肉肉嫩啊,搽清凉油,还不要命?最后连擦带洗的,几天后还不得消停。
    4)告诉你,实在没有手纸怎么办?
    宁可从短裤上撕下一块,也不能用土块石块和草木树叶。这是我的应激措施。






    


  
TOP
3#

回复 2楼野歌的帖子

野歌的两则故事也蛮发噱的。插队的直接接触农家,家长里短的事不少,发掘一下真的蛮有意思的。
TOP
4#

   在黑龙江农场时,报纸是好东西。
   干部和职工把报纸裁成一寸宽、三寸长的纸条,专供自己包蛤蟆烟,因为他们基本不刷牙,牙齿基本同黏糊糊的玉米粒差不多,烟包好后就在牙齿上从头到底蹭一下,比胶水还管用。
   我们男知青把报纸裁成巴掌大小的正方形,专门擦屁股。其实农场小卖店有手纸卖的,很硬很厚,不知是什么原料制作的,不过女知青都用这种手纸。
TOP
5#

回复 4楼家驹的帖子

说起农村用手纸,大概是制作比较原始。黄黄的、厚厚的、不仅粗糙依稀粘附着稻草。如今看来虽不精致柔软,应该属于那种绿色产品。
TOP
6#

云南农场里的厕所也象野歌所云::茅房里面有个坑,上面架着两根树木。使用的时候,真要担心别掉下去了,“如意”好了,用树棍条刮刮就好了,而知青大都用报纸,这树枝根本刮不干净的。
最干净的还是傣族人,他们男男女女都"如意"在河里,好了后用河水一冲,这才最干净了。

最后编辑快乐 最后编辑于 2019-03-03 13:01:29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