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刘琪“: 梦湖的轮回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梦湖的轮回-呼玛察哈彦随记

    老知青刘琪今天(2019年7月3日)



    梦湖是黑龙江省呼玛县金山乡察哈彦村的一个泡子,风景甚佳,20世纪70年代我当知青放猪时经常在湖边草地上看书睡觉做梦,21世纪我N次回村或带朋友到察哈彦游玩,都要去那里拍几张照片。某年朋友问我这叫什么地方,或许是受梭罗《瓦尔登湖》的影响,我脱口而出“梦湖”。





    据搜狗百科介绍:《瓦尔登湖》是美国19世纪超验主义先驱梭罗的作品。梭罗于1817年生于马萨诸塞州康科德镇,他在1848年拿了一把斧头,到康科德郊外的林中自己搭建了一座小木屋,然后每年劳动6周,其余时间用来阅读和思考,在湖畔生活了两年之后写成了被称作超验主义圣经的《瓦尔登湖》一书。《瓦尔登湖》共由18篇散文组成,在四季循环更替的过程中,详细记录了梭罗内心的渴望、冲突、失望和自我调整,以及调整过后再次渴望的复杂的心路历程,几经循环,直到最终实现为止。从春天开始,历经了夏天、秋天和冬天,又以春天结束,这正是一个生命的轮回,终点又是起点,生命开始复苏。


































    我是1970年4月22日从上海到达呼玛察哈彦插队的,直至1978年9月30日因考取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离开察哈彦,除回沪探亲外,几乎一直在这个泡子边劳动生活。






    图为2015428日我在直升飞机上拍摄的察哈彦村、黑龙江和冒烟山。左下那条白白细细的就是冰封的梦湖的一段。右中山上是俄罗斯索尔达特哨卡






    村北头的“男泉”,


    察哈彦的泡子据说以前是通黑龙江的,后来的水源来自山上两股不冻泉,在泡子最北头那股无名,南面入泡子那股被称为男泉,是因为村北头那栋房子靠近泉水,先后入住此屋我也认识的两家人家都是挑泉水吃,结果两家媳妇都接连生了四五个男孩(没有女孩)。此外察哈彦村双胞胎特别多,不知是遗传基因还是水的缘故未做调查。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察哈彦村的居民多住在泡子的西南面和山上,东面只有畜牧场、拖拉机房和刘启元一户人家。知青走后,因为这里地多人少,生活富裕,逐渐有不少山东和黑龙江内地的农民移民过来,泡子东面多了不少人家。


    2002年8月,我自考取上海华东师大后时隔24年又回察哈彦。






    2002年8月15日早晨5时55分,在泡子边拍下了时隔24年的第一张照片,也激发了我拍摄的兴趣。上图最后一栋房子是我曾经呆过多年的畜牧场。


    每一个早晨都是一个愉快的邀请,使得我的生活跟大自然自己同样地简单,也许我可以说,同样地纯洁无瑕。-梭罗《瓦尔登湖》







    最富有的时候,你的生活也是最贫穷的。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犯不着千辛万苦求新,无论衣服还是朋友。把旧的翻新,回到它们中去。万事万物没有变,是我们在变。-梭罗《瓦尔登湖》
















    一个人怎么看待自己,决定了此人的命运,指向了他的归宿。我们的展望也这样,当更好的思想注入其中,它便光明起来。不管你的生命多么卑微,你要勇敢地面对生活,不用逃避,更不要用恶语诅咒它。-梭罗《瓦尔登湖》





    梦湖仿佛是个“卜”字型,从西北向东南,水大时溢出顺南面沟渠流入黑龙江。卜字那点处靠着通往李花站、怀柔、正祺的乡村水泥公路,边上有片松树林。那个红点过去是我放猪时把守的要道,现在则是大伙拍照的地方。





    2018年4月26日在梦湖边冥想祈福。春夏秋冬仿佛是个轮回,往事历历在目。梦湖“像经年不息的泉涌,那是生命微弱的悸动,也是心潮轻轻的澎湃。”


    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得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梭罗《瓦尔登湖》






























    梦湖的秋天


    人们如果将幻设的生活图景化为自己可以把握的现实,那么,我可断言,他们最终会据此构筑自己的生活。这种可以把握的现实可以缩略为一张安静的书桌、一杯茶、一本书,有道是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生活的一切原本就是由各种细节构成。多去发现细节之美,把握细节之美,眼中的生活也会别有一番美好。-梭罗《瓦尔登湖》







    上面两张是美国的瓦尔登湖(选自网络图片)





    现在梦湖边上的这栋旧屋不知是什么时候盖的,我插队时没有。或许是后来承包梦湖鱼塘的人住过的。梦湖里不仅有鱼、野鸭,甚至有丹顶鹤等飞禽栖息,在里面划船游玩甚是快乐。














    梦湖的美景和意境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和画家来此采风,上面三张油画是原在呼玛三卡插队的上海知青程怡看了我的照片来了灵感随手涂抹的。











    2019年2月春节过后,呼玛摄友李治海和石玉海带我到察哈彦迎门砬子看日出,在梦湖边上给我过了一个生日。













    2019年6月7日,那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忽然看到这样的句子:当端午节撞上高考。一个古老,一个鲜活,一个传承历史,一个憧憬未来,过去和未来总是不断交融。从而联想到梦湖,因为只有梦才能够把过去、现在和将来连在一起。于是把这些年拍的照片整理一下发表。










    无论天气如何,也不论是白昼还是黑夜,我都满怀焦灼灼想让生命光景中的关键时刻富于意义,并记之于手杖;驻足于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两段流向无限、垂之永恒的光阴的交汇点恰好是此刻,我就以此为起点开始生活。-梭罗《瓦尔登湖》










    2019年6月7日,那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忽然看到这样的句子:当端午节撞上高考。一个古老,一个鲜活,一个传承历史,一个憧憬未来,过去和未来总是不断交融。从而联想到梦湖,因为只有梦才能够把过去、现在和将来连在一起。于是把这些年拍的照片整理一下发表。


    无论天气如何,也不论是白昼还是黑夜,我都满怀焦灼灼想让生命光景中的关键时刻富于意义,并记之于手杖;驻足于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两段流向无限、垂之永恒的光阴的交汇点恰好是此刻,我就以此为起点开始生活。-梭罗《瓦尔登湖》









分享 转发
TOP
2#

   美,就在梦湖,好美!
TOP
3#

.

    刘教授在网站注册过,就是不大有空来,委托我转载。
    稼驹曾经说,我来来回回山西内蒙,知青当中属于绝少。看看刘琪,一年当中就要往返呼玛数次,春夏秋冬比跑淮海路还容易似的。他才是知青当中几乎绝无仅有。他为当地旅游亲自勘探景点和线路,从黑河到呼玛这一路,所有景点都是他两只脚跑出来的,当地政府到军区都和他结下了深厚的交情,乃至于,一年数次往返呼玛,只要出飞机票可以了,落地都是当地接待和安排车辆专人陪同服务,无论去珍宝岛还是吴八老岛,都有长官安排和陪同。我们吴八老岛参观,是他接洽安排,还安排了实弹射击,每个人三发,过瘾了。
    经常回插队地,与是否有悔无悔不是一码事,也并非说上山下乡这个历史事件好坏。一个人,毕竟把十年青春栽树一样栽在那儿了,那儿的人情世故,那儿的风景景观留在记忆里,有值得流连的人和景,想去看看,去一次去十次性质没有根本的差别。这些,和说上山下乡好与不好无关,和觉得好就不要回城或者再回去做农民,也没有内在逻辑联系。此好非彼好。


    和刘琪一样,经常往返下乡地,坚持为当地各项工作无偿服务的,也还有一些人和事,也有的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丰镇插队的一位,为扶助内蒙当地开放项目,牵线搭桥,非常辛苦,自己富了不忘当年乡亲的帮助,经常往返内蒙,结果飞机失事,殒命在包头。也有的为村里饮用水无偿支援投资建设,铺水管拉电线,还为村里家家户户买电视接收锅,包括安装到户,星星点点都做了默默贡献。
    好人好事,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应该得到赞赏。






TOP
4#


    心里有美,才能够发现美,挖掘美,建设美,塑造美,反之也然。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