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插队琐记-情与色 [复制链接]

1#
      在此说的那“情”,是指男女之间相爱的事,而色则是说“情欲”、“好色”,婚外情欲之事。额手相庆的是幸亏回城了,不然还真有不少“情色”故事可叙。
     当年下乡时候,我们正当朦朦胧胧情窦初开年纪。城里人说起男女之间事情的话语是含蓄的,还听得过去的,一下乡,田间地头劳作之余,罐入耳的就是些床头事,老乡之间说起事来更是直白得很。时不时地还传出些村里村外的桃色新闻,那些话语对于初到农村才十六七岁的城里娃听来真有点粗俗难以入耳,尤其是男女之间互相打情骂俏动作起来,女生脸上挂不住绯红起来赶紧挪位。不过,后来呆的时间久了耳朵生出了茧子也就见怪不怪一笑了之了。


    最要命的是有些知青听了桃色新闻后入了迷着了道,那颗春心有些荡漾起来,入梦非非,几年生活下来竟然也学着老乡样与女人拉拉扯扯说起胡话,稍对上些眼色便成了雏鸡尝鲜,甚至做出风流事来。


      有一年秋季,正好在我们同学所在的村兴修水库,顺便就借宿在他们那里睡。一天晚上大约半夜时分,我们几个人正弄些小菜喝着水酒,天南地北地说着闲话,突然“嘭嘭嘭”地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我连忙起身去开门,是邻村的一个插兄,昏暗的油灯照面下见他用手捂着脸,那鲜血顺着手掌根往下滴,大伙见状急忙问出了啥事体,那老兄言语含糊地回说伤了鼻子了。说着松开手给我们瞧,有人提起煤油灯往前照看,呀,鼻翼两边齿印,分明是被什么东西咬了。看伤势,相信再咬重些这鼻头就会掉了。有人回屋赶紧翻出酒精、云南白药,给他清洗伤口后敷上。


    待到一切安定下来后,大家又有些愤慨起来,是谁敢对你这个五大三粗的人下此阴招,纷纷表示要为他出头,那老兄见状连忙摆摆手示意别去了,嘟嘟哝哝地道出了原委。


     原来,这老兄平时在田头听了男欢女爱偷情事后入了迷,也开始学着和一些妇女打情骂俏嘻闹起来,天长日久也就入了门道,竟然会与一妇人有染。趁着那家男人外出搞副业摸到人家房里偷情,嫖起人家老婆来。时间一久被人撞见识破,自有好事者偷偷告知那家男人,说他老婆偷人的事。初始,男人不信,上海佬怎会看中自己的乡下婆娘干这事呢?有人见他不信,出主意叫他不妨装作外出搞副业,去外村住几天看看。谁知当晚那插兄急不可耐摸上了门去。有人暗中窥见飞奔到邻村报信,男人听了信随报信人心急火燎地赶到门外。只是那男的生得矮小怕敌不过,于是,壮着胆子隔着门窗在外吆喝,见前门栓了进不了就跑后门叫喊,大声喊叫着吓唬自己老婆的话:“偷人婆,不要脸”。说实话,这样乱喊乱叫其实是真不愿看见难堪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


     谁知那插兄也是贪色心怯,在里屋听到那男人叫骂声,情急之下穿好裤子抓起衣衫想从后门溜掉,却见外头灯光闪闪人声碎碎,慌乱中瞥见灶间有一堆柴火,急忙扒开柴火躲入,口中还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女人以为他从后门溜走了就开门让那男子进屋,男子直奔入房,提灯左右照不见人,准备到后门去寻,一眼瞥见厨房柴火堆索索索的颤动着,急忙用手扒开柴火照看,正是那插兄打着赤膊像团黑碳似的蹲在那儿,那男子一时气冲霄汉,把油灯往灶台上一放,明知不敌还是提足胆气像狗狗那样猛扑过去张口就咬,恰巧咬在了鼻子上,那插兄一下子推不开,又吃了痛忙挥拳击打正中那家伙的腮帮子上,乘着男子一松口赶紧把他推倒在地夺门逃跑,捂着脸一气跑了三四里地。


       听完老兄语无伦次地一番说,本想撸袖子帮忙的也就作罢。
分享 转发
TOP
2#

.

    我们下乡时,刚过16岁生日,男女之事懵懂,基本上没有那个心思。
    知青当中有的,可能是比我们大的,初三或者高中的,比如,北京知青中相对多一点搞对象追女生的。当然,上海人中间也有比较早熟的在那里谈朋友或者纯粹无聊玩的。据说,有一位是一个人插队到一个生产队,好像是高中生,后来跟队长的哑巴老婆有关系。我们那儿暗语称为“爬墙头”。也有在知青点分灶自己做饭的,吃在一起,形影相随,俨然小夫妻,但是先后回城后就分手了。还有的小毛小病时让村里赤脚医生上门,往来次数多就搞出名堂,女的告了,赤脚医生就吃官司,然后女的就回京,算是调回去了。搞对象的有,真正结婚的没有。
    我写过一篇小说,说的是,冬天,人家都回城过年,有一位女生因为家里贫困(那个年代,家庭城市贫民的并不少)没钱回家,留在村里过年,房东的儿子经常过来帮忙烧炕,挑水,有好吃的还隔三差五的叫过隔壁去一起吃饭。女生留恋房东家那种热乎乎家的气氛,在房东女主人热邀下,干脆就搬到房东家里去(地方特征,一家人睡一条炕,来客也在一条炕上)。后来,女生就和人家儿子要好,男的钻了她的被窝。等到陆续有了各种松动,上调,上学,病退回城等等,女生懊悔了,就告人家是强迫她,这家儿子就被抓起来,判死刑。
    当然,这些都不是上山下乡的主流,属于负面孽生问题,但是也反映了那个时代青春期的情况。
    有一部小说,一男一女两个家长被打倒的孩子到兵团受到歧视,分别在各自的连队分派守田的任务,恰好隔河相望。时间长了,男生对隔岸的女生有了关注,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台风夜,发现对岸的茅寮有坍塌的危险,冒险涉河去抢救。这样,两人惺惺相惜,走在了一起。发生肉体关系后,他们互相聊天,聊到各自的家庭和父母,竟然发现彼此是不属一个家庭的同父异母姐弟......

        人世复杂,千奇百怪,自然坎坷,跌宕起伏,政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