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抵挡不住的密集观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本来想起题密集美的,想起还有密集恐惧症呢,容易引发歧义,改成密集观,观赏的观,并非思想理念观的观。
    相对密集,还有独立美,形单只影容易让人垂怜。林黛玉孓影踟蹰在落英缤纷的桃园,独立形象凄凄切切,满地雨后落花确实密集的,尤有三月休听夜雨的悲鸣在默默里蔓延,如今不是催花。这个画面最能体现,只影兀立和密集陈布两种对立融合的观赏,美。

    生活闲余,喜欢赏花养花。
    赏花发现在山崖脚下,一株角落的野生虞美人戴雨挂珠,水淋淋亭亭玉立。赏美的同时,爱怜之心油然,又不忍去采摘,相机对着拍了又拍,流连忘返。



    最近月余,在自家百年老楼的阳台角落打理花花草草。

    那是老父亲曾经勤种料理的地方。也有点诡异,他走了,养过的花草也陆陆续续枯萎,一株半人高的仙人柱也坍塌了。过后整理检查发现,里面腐烂中空,只靠表皮一层布满小刺的绿色支撑外壳。时久日长,仿佛魂失魄散,自动萎顿。

    所以,悲切之余,对形影孤单还是有点耿耿,觉得,密集可能更可以壮大或者繁衍团聚,团结就是力量么。



    密集美有很多例子,美到令人震撼。比如薰衣草,荒野上一根的话恐怕显得过于碎小,引不起眼睛关注。薰衣草那种天然紫蓝的色彩洋洋洒洒一望无际,媲美千万亩成熟的滚滚麦浪。当然,你非要说这里面有审美的主义,前者小资情调,后者劳动丰收,俺就不跟你争了,薰衣草恣意成片也是需要耕作打理的,这里面没有主义,只有纯粹的审美观赏。


    俺也到了老父亲退休后休闲的年纪,闲余零零星星弄点花草,多数是出游间随手采挖的野生小芽小苗,也不问品种,只是第一眼看上去绿的亮眼,长的茁壮,模样令人怜爱。很多小草取回家种在瓶瓶罐罐里,可能方法不当,没了。少数半活不灭的,留一个小芽几爿叶片挣扎在板结的土丘上,可怜巴巴的。就觉得太少了,就像孩子没伴,就像俺下乡后几十年里,千里万里流浪的灵魂,总是一个人。细小瘦弱的骨髓里都快孤独枯燥。


    看人家养多肉,一个盈手一握的小陶罐,一株孓然一身的绿影,有点同病相怜的切然。

    所以,也想养点肉的时候,就想一盆里种多点。网购肉苗选参考图案,就点击多头肉。不料,递来后打开一看,肉叶散落不说,即便所谓的多头,也不过是小而又小可怜巴巴的几只,根本填不满准备好的花盆。再订单的时候,想好了,图片上一份多头就那点,俺就多买几份行哇?

    这样,每一种,俺看得上眼的肉品,每单都是四份五份有时怕它苗太小,点六份。再打开快递,看一眼就满足,那个多呀,不怕它叶爿掉落,不怕它单株渺小,集中种在一盆里,密集型的壮观让人有一种自己成全自己情绪的满足感。


    当然,不是所有密集都美,自己做的盆景,一株枝干扭曲的雀梅,只能占一幅画面,留白才愈显植株生命的顽毅和苍劲。无论孓然只影,还是密集成片,疏密有致,审美适宜才觉得好。














    





.

分享 转发
TOP
2#

    养养花种种草是一种适宜老年人的活动,但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审美活动。喜欢密集一点、喜欢多肉的植物或多或少地反映出了一种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

    美是生活,生活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的审美观、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

    记得当年有一本书叫《短缺经济学》,一个匈牙利经济学家写的,还记得书中说短缺经济下的企业迫于短缺的压力都有一种囤积倾向。我们的学生年代是一个短缺经济的时代,不要说企业,每一个家庭也都希望多存放一点吃的穿的和用的东西。在那个时候,囤满大米的米缸、装满衣服的衣柜,还有红通通胖乎乎的脸蛋……就是美好生活的写照。

    我一直以为,这些经历一定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审美观的形成、影响着我们的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

    不同的的生活经历会带来不同的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相同的生活经历有可能形成大体趋同的审美观、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不过,这种趋同并不是相同和一致,因为生活毕竟是影响审美观、审美情趣和审美取向的因素之一。

TOP
3#

.

    家庭生活是一种无声的潜移默化的教化,从这一点说,囤积惯性的渊源和贫匮以及灾荒可能有着相对密切的关联,那么,推理,对拥有和洇延到养植的密集审美大概也有着内在的联系。这个概念需要自我的或者周边的体验共鸣,也需要更多的了解以便印证。延伸开去,孤立美,密集美,都有着相关的立论背景和审美心理。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