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等待,溶于自然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婆姨 华为10


    上海到银川飞机票99元,婆姨说比较徐家汇到虹桥机场打的还便宜,立马拍了。
    承载过我们小家庭最初生活的老石旦煤矿,距离银川200来里,拼车到黄河岸大武口,再大武口公交到石嘴山(惠农),又拼车过黄河进入内蒙......
    老石旦短暂的历史不过百十来年,从鄂托克边缘荒山野漠到上世纪50、60、70年代递次进入采煤开发,迎来各方介入建设的队伍,婆姨属于朝鲜战场下来的志愿军后代,生于斯长于斯,从心底感情深处认定这是生命的故乡。一家人生活在上海,她的梦还是千万里追寻着你,这个愈渐废弃的矿区。
    回到我们生育沙宝儿的那片五居民区,她在满目疮痍的无人废墟中寻找家的遗址——
    作为招工进入的新矿工,相对早年原始开发的老矿山干部职工,我们这些知青属于外来户,孤孓一人举目无亲,要在地方上立足,甚或成家立业,不付出百倍努力,还真不行。尤其,要从几十人一库房的集体宿舍,到有一间个人的住房,再到争取分配到像模像样居民区里独门独院的房子,这确实是一个人在矿山逐步前行的过程。
    现在,矿区居民区早已归于城市建设蓝图,所有居民都搬迁到几十里外的城市社区,矿区遗迹成为日渐溶于自然的凭吊之处。
    婆姨说:咱的房还在,真想收拾收拾再住进去......
    我说:不怕夜半三更的闹聊斋故事,就住呗,想想,会不会有摇头摆尾的红狐白狐在废墟的枯草窠上腾跃,为曾经喧繁的矿山生活歌舞......



2—219拆,废墟窗边的墙上标明的这个数字,就是我们家一间半房的院落



院门被砖块封闭,门头上的红底白字门牌依稀可辨



房子狭窄的巷道,一排有五家,院墙分割。从东头看,把头院子里的沙枣树格外高大



  前后排距离很近,有一段时间贼娃猖獗,据说两手撑着巷子两边的墙就可以攀上两米来高的院墙,进入谁家都入如无人之境。院子靠巷子一头,婆姨自己和泥脱坯,我请单位同事帮忙盖了一间凉房,用来存在杂物,也曾想夏天时可以在里面炊事。



  西头住的回族一家,养了一条腰身漂亮的黑背狼犬。下了一窝崽,满月出窝后给了我一只。巴掌大小狼犬,也是母的,腰身窈窕,非常可爱。送我小犬那家,一到晚上,就发现对面一排房顶上趴一溜人,都是等着天黑要到他家院里偷犬崽的。他家急了,把看羊群的土狗从羊场牵回来两只,土狗凶,能下口咬人。但是,终究不敌贼娃惦记,还是被偷走多数犬崽,只剩一二。
  后来,我家狼犬长大了,每天看到我们回家,扑上来迎接,竟比人还高。



  一条巷子,其实是前后十家,前面人家后墙上的窗户对着后排人家的院门,邻里关系应该算是融洽的,客客气气,相逢一笑,有求必应。
   当然,这里面也充满各自家长里短的故事。前排东首那家的大闺女找对象,男的还小都在中学的样子,或者刚中学读完,还没工作。家里不同意他们搞对象,嫌男的太小,而且有点吊不啷当。大概当爹的言重,还动手打了闺女。漂漂亮亮的闺女想不通,就去卧轨......那个惨状......
  矿区,周遭就是围着火车轨道,离这玩意儿太近,总不好。



  这个院子,刚分配给我们时,住的也是一家回族,可能养过羊。院子里有杂草和羊粪气味。
  婆姨那时候年轻力壮,我去上班,她一个人拿铁锹和柳条筐在院子里收拾,还刨掉两间屋里大小两条土炕,直到全部收拾干净。我托人做组合家具,院子中央铺水泥走道,两边空地翻土种菜。
  家里的地板都是新新的红砖铺就,每天用海绵蘸水清洗,擦得砖地鲜红透亮......
  小日子的开端洋溢着浓郁的烟火气,也装满了生活的向往。

  现在,这块土地上的矿区,已经还于自然,伊克昭盟鄂托克旗山野的原始山坡,向南,朝着永远的太阳和月亮,枕着黄河源远流长的涛声。

分享 转发
TOP
2#

   以后再有99元飞机票这样的好事,一定叫上我。
TOP
3#



           刚才系统有点问题,现在,把照片和相关文字补上了~~
TOP
4#

春秋能做这事。
TOP
5#

春秋上很多99元飞机票,不过去99,回来或许要2999了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网|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网|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汉代孕|武汉代孕|武汉代孕| 武汉代孕|代孕网 |武汉代孕 |代孕|| 广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汉代孕|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