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知青岁月回忆录】(沈成林)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题记:曾经有一位哲人说过,人的一生有二个日子不能忘记:一个是自己的出生日;一个是自己的结婚日。而对于我等曾经的知青辈来说,有一个特殊的日子,是永远不能、也不会忘记的,那就是上山下乡时离别故乡的日子。                                    




【知青岁月回忆录】

(一):离别


作者:沈成林



   这是一张特殊的车票,一张迈向“广阔天地”征途的凭证,一段无法磨灭的历史印记。

   一九七0年的六月五日,当第一缕阳光从小阁楼的窗户上照射到我的床边时,平日里喜欢懒床的我便急速地起床了。其实昨晚一夜未眠。下楼来到客堂间,只见老爸已买好了大饼油条粢饭糕,母亲也煮好了泡饭和鸡蛋。一小碟酱瓜摆放在八仙桌中间。“多吃点,吃饱点哟”、“走到云南半掰天,路上要好几天啊”。母亲一边看着我吃饭,一边不停地唠叨着。是啊,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我离别上海前的最后一顿早饭了,以后再也不能饭来张口了。我只顾自己埋头吃着早餐,却忽略了母亲在一旁默默地流泪。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我母亲共生育了五个儿子,大哥二哥比我大十多岁先后参过军并已成家。三哥四哥早些年先后夭折了。我排行老五,是家里最小的,故母亲一直将我视为心肝宝贝,自出生后就取名为小阿宝。如今,她的宝贝儿子要离开她了,能不心痛吗!而此时的我,年少单纯,怀着美好的憧憬即将跨出让父母日夜牵挂的一步,却全然不知母亲的心有多难受。

   要出发了。早餐后,我背起了二哥按部队要求为我捆打的背包,一个军用水壶,一个书包,一个标有上海字样的帆布旅行袋。一个网线袋装有搪瓷脸盆、口杯等随身物品。出门时,母亲特地用中号的杭州篮装了些番茄和黄瓜,递到我手上并再三叮咛:都汰过了(洗过的意思),路上厢慢慢交吃。“到了云南就来封信”。简单的八个字却凝聚了父母深深的牵挂。

   出了我家客堂间,只见天井里、祥门间(一种上海本土老屋格局)里厢外头来了好多的邻居和几个早先下乡的同学家长,连盲人瞎伯伯在老伴的搀扶下也来为我送行。“阿宝最小却走得最远”、“阿宝,路上当心点噢”、“阿宝,到了云南写封信来噢”·····。邻居们的深情嘱咐尤如一股暖流充盈了我的全身。有几个邻居和比我小的伙伴一直送我到弄堂口。此情此景好比乡亲们在为出征的战士壮行。至今记忆犹新。

   我是在大哥的陪同下前往学校报到集中的。为的是与同学们一道乘坐专车赶往上海老北站乘坐赴云南的专列。

   这张乘车证的背面记载着:70年6月5日623次赴云南专列。



   早在三、四月份,我们赴云南兵团的知青就以专列的一节车厢为一个连的单位,在工宣队的带领下,在市四中学操场上进行了多次的列队操练。以至后来在学校集中、乘坐专车出发去车站、北站上车,一系列秩序井然。我们这节车厢主要有徐汇区五原中学和市四中学的同学。我是这节车厢的连长,市四中学马金香同学担任副连长,我们共同负责7号车厢的秩序以及盒饭的分发等后勤事务。

   随着老式蒸气机火车的一声长笛,专列缓缓启动了。站台上、车厢内刚才话别的热烈场面,被这一声吹响命运的长鸣,瞬间变成了哭声的海洋。“再见了,上海。再见了爸爸妈妈”。起先我强忍着并含着泪劝同学们不要哭不要哭的。当列车驶出上海老北站后不久,我躲在车厢的连接处泪涌如雨。其情景历历在目终生难忘。

   列车行进到嘉兴地界时,广播响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曲。同时带队老师把我们正副连长叫到餐车,安排本车厢晚餐的分发事务。那天的晚餐是香肠、洋山芋、青菜和米饭,是用铝制饭盒装的。可同学们一点都没有食欲。有些女同学还在不停地哭泣。是啊,第一次离乡背井,离别亲爱的爸爸妈妈的少男少女们,怎么不伤感呢?!

   “七角六、七角六、七角六”。列车急驰中的节奏,并没有把我们带入梦乡。不断延伸的铁轨,将我们运送到远方,运送到祖国的西南边疆。

   专列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8日午后才到达高原明珠——昆明。我们被安排在云南大学入住。9日休整,我和几个男同学走上昆明街头闲逛了一天。10日早上,我们分乘五辆解放牌货车从昆明出发向目的地――勐腊一师六团进发。我们乘坐的货车是有带有拖挂的。人坐货车,所有行李均放在拖挂车里的。由于云南“山高皇帝远”,运送我们的解放牌货车每天行至下午三、四点钟就不走了,就在途经的县城休整。14日傍晚时分才到达勐腊六团团部。我和我们五原中学的五个男生分配在三营九连。营部派了拖拉机将分配在各连队的知青分别运送到各连队。记得我们到达连队时,已经是晚上九、十点钟了,比我们先到连队的上海卢湾区的知青朋友们还没休息,他们站在操场上迎接我们并帮助搬运行李等。

   6月5日离别上海,14日到达连队,整整十天。真的是“走到云南半边天”啊。15日起床后,我首先想到快给父母写封信:“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好。我已经平安地到了云南边疆了。连队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请您们放心,我会……。”廖廖数语,几度哽咽。



同连队的同学:前排右起:我、朱文浩后排右起:王志浩、汪朝利、张华。
最后编辑快乐 最后编辑于 2020-05-14 19:05:46
分享 转发
TOP
2#

    我认识赴云南兵团的上海男知青沈成林,一个有血有情的好男人。他在云南与一位重庆女知青在橡胶树下私定终身,大返城来了,西双版纳离开上海或者重庆均为几千公里,谁不想回家?他回到上海已经工作了,细想人生难得一回相思情,居然辞去上海的工作,奔到重庆去结婚了。一辈子沉浸于麻辣烫,一直到退休才双双回到上海安度晚年。
   听过多少所谓朝思暮想的知青爱情故事,何尝有沈成林可歌可泣!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代孕|捐卵|代孕|代孕网|代孕|北京代孕|代孕网|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代孕|武汉代孕|代孕||深圳代孕|代孕| 捐卵|武汉代孕|武汉代孕|武汉代孕| 武汉代孕|代孕网 |武汉代孕 |代孕|| 广州代孕 |捐卵|上海代孕|武汉代孕|代孕|代孕网|武汉代孕 | 捐卵|代孕|代孕